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晋江文学城作品库

荷包网、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人书屋 >

关于月亮的成语故事 张充和与沈尹默的翰墨情缘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文人书屋      文章编辑:庭堂书香

原题目:张充和与沈尹默的翰墨情缘

  最早知道张充和是在2000年左右,利剑谦慎回国,讲述他接触过的老一辈旅美华人学者。他的书法曾得到过张充和的指导,几乎每次交谈都要提到张充和书法及生活,故对张先生其人印象深化。也因为这个缘故,还在我当时执编的杂志上刊发文章,介绍张充和及其师友圈的翰墨因缘。我第一次读到张充和的随笔,是在沈尹默外甥谌北新筹谋的《沈尹默蜀中墨迹》一书。谌北新算起来是我的校友,上世纪50年代曾在中央美院进修油画,结业后在西安美院任教。作为沈氏家族的后人,他不竭致力于沈尹默的研究与推广。这本沈尹默蜀中墨迹,顾名思义都写于四川,也都是张充和的个人珍藏。

  1949年分隔故国旅居海外的张充和精心保留了沈尹默重庆时代写给她的墨迹,搜罗那些写废了和试墨用的墨迹。20世纪最后的十年中,张充和写过两篇与沈尹默有关的文章。1991年张充和写了题为“以洗砚说起——纪念沈尹默师”一文,追想她与沈尹默的交往,以诗词和书法为圆心展开的。张充和的回忆,提供了若干个重庆时代沈尹默的一些艺术生活的细节,他和朋友们的诗词唱和,给弟子示范、改诗词题画等等……这些零星的片断,有助于后人透过历史烟尘理解那个时代的沈尹默和他交游圈里一些的旧事。

  据利剑谦慎转述,1940年张充和在重庆主演昆曲《游园惊梦》,文化界为之颤动,章士钊特赋七律一首志感,一时唱和者甚众,沈尹默也和了两首,托郑颖孙带给张充和,这是张充和与沈尹默最后的交往。尔后张充和把本人的诗词寄给沈尹默请教。除了诗词,还向沈尹默请教书法,沈尹默为此给张充和开过一个简约的碑帖目录。张充和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一次雅集。1940年或1941年间一位儒雅的四川乡绅杨先生,邀请沈尹默、乔大壮和女画家金南萱与张充和到杨家小游。金是沈尹默夫人褚保权的朋友。他们利剑日游园玩山,仆人盛筵招待,晚间预备了翰墨纸砚,请大家留下墨宝。于是四人合作一幅,由金南萱率先作画,沈尹默写张充和的“秋睛”五律。此中“客情秋水淡,归梦蓼花红”二句,乔大壮认为下句不妥,沈尹默却说不错,因而相持争论一番。数十年后,张充和追想前尘,认为“当时觉得两老辩说比上课更有意思,因为可得到双重的定见同常识。”

  写于1994年的《仕女图始末》,同样与沈尹默有关。1944年张充和自作的《仕女图》起缘于沈尹默的诗句:“四弦拔尽情难尽,意足无声胜有声。今古悲欢结束了,为谁合眼想平生。”此图原为水利专家郑肇经(1891-1989)所藏,继而又得沈尹默、汪东、乔大壮、潘伯鹰等人的题词,次年又得姚鵷雏和章士钊题词。沈尹默为题“充和素不解画,因见余小诗遂发愿作此图,闲静而有致,信知能者固无所不能也。”此画不竭为郑肇经珍视,岂料失于十年浩劫。1991年有人在苏州发现张充和的《仕女图》,遂得买回,从头回到作者身边,而此时与这幅画相关联的人都已不在人世。楚弓楚得,冥冥中似有定数。张充和在这篇随笔的最后这样写道:“这幅画,偶尔得来,既失而复得,应该喜欢,但为谁欢喜呢?题词的人、珍藏的人,都已孤单长往。没有一个当时人能够共同欢喜。”这幅传布过程曲折离奇的《仕女图》从重庆而南京、苏州,再到纽黑文,2004年由利剑谦慎从美国辗转带回国,在北京的现代文学馆举办的张充和个人诗书画展中展出,尔后又南下苏州。

  《沈尹默蜀中墨迹》收录的沈尹默墨迹写于1941年到1945年间,不外,其实不是张充和藏沈墨的全部,按张充和本人的说法,这只是此中的三分之二。利剑谦慎把沈尹默重庆时代的书法视为“创作力最旺盛的精品时期”,沈氏蜀中墨迹其价值可知。

  沈尹默蜀中墨迹中的题后记字,还保留了一些与张充和相关的信息——颇可看出年轻时张充和的性格与喜好。沈尹默的墨迹里屡屡提到。诸如:“充和来以旧笺见示,因为录此词一过。乙酉夏始雨中石田小筑。尹默。”“充和旧岁持此绢来索书,阁置经年。今夏过余石田小筑,乘兴为录近作数首归之。甲申五月,尹默。”

  即便在困难的抗战岁月,张充和也不忘苦中作乐,逛冷摊搜集各种印制讲究的笺纸,并乐于分享给师友。在这一点上,即即是翰墨场上的须眉也自叹勿如。

(责编:张丽玮、吴楠)

庭堂书香讲述他接触过的老一辈旅美华人学者关于月亮的成语故事 张充和与沈尹默的翰墨情缘_利剑谦慎回国心情很好的句子原题目:张充和与沈尹默的翰墨情缘最早知道张充和是在2000年左右女儿出嫁父母的心情。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