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晋江文学城作品库

荷包网、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领悟 >

同学的漂亮妈妈王艳 费侃如:生命不息,追寻不止

归档日期:07-17       文本归类:人生领悟      文章编辑:庭堂书香

  遵义会议纪念馆,对于原副馆长费侃如老先生而言,不只是一个单位,更是一种情结。办公室里那一摞摞史料,那一叠叠堆成小山的书,是他呕心沥血积累的财富。今已82岁高龄的费老,在钻研红色史实、追寻历史真相的路上,从未停息。

  结缘

  1971年,学道路和桥梁专业的费侃如先生调到遵义会议纪念馆。期间,同来的十几个同事都因各种原因回到了省城贵阳,唯独费老对那段红色史实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并留了下来。从此,他的大半生都与这段史实结下了不解情缘。

  刚到馆里工作时,费老在政工科搞宣传工作,并负责遵义会议资料的收集、整理及保管。虽学工科,但擅长文字工作的他,在遵义会议纪念馆里找到了信仰,每一页历史资料,都令他着迷。

  1982年,费老担任纪念馆副馆长,1984年主持全馆工作,1988年评为副研究员,1996年晋升为研究员,成为当时贵州省第一批文物、博物馆系列5名研究员之一。1998年费老退休了,但他并未闲下来,而是继续留在馆里,致力于馆建工作和党史研究,这一做,便又是20多年。那个曾经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黑发壮年,已是满头银丝,但儒雅气质不减当年。

  经常有来自省内外的媒体采访费老,对于遵义会议那段历史的研究,他再熟悉不过,大家都称他为专家,但费老却严肃地说:“对于长征文化历史研究,还有更多比我研究深入和有着独到见解的人,我最多算个学者。”费老的谦逊给接触过他的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求真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完,费老向领导提出书面报告,希望在纪念遵义会议45周年的布展中进行创新:“应把文革留在馆里的痕迹去掉,会议室应当挂出当时参加遵义会议的所有政治局委员的照片,尊重历史,恢复纪念馆旧貌。”提及当年自己的勇敢,费老哈哈笑起来,他向当时的领导提出自己的建议时,当即被狠批了一通。

  “当时我有些遭受打击,又不太会说话,就想着作罢,后来碰到了新华社的两名记者,至今我都记得他们的名字,一个叫章传根,另一个叫刘子富。”两名新华社记者了解了费老和领导的这场“争执”,在看过他的方案后,非常赞赏,回去当即写了一篇内参,名为《发生在遵义会议纪念馆的一场争论》。

  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惊动了中央。一个批示,这条内参转发至全国县团级单位。会址恢复旧貌的同时费老也“红”了。费老说,尽管自己不太会说话,但可以写啊!于是乎,致力遵义会议研究40载的他,完成遵义会议相关史实研究和相关人物研究等著作上百篇。

  完满

  5月17日,记者来到费老家中,原以为身体不适的他还在休息,不想却一早就伏案开始工作,一旁的老伴儿有些生气:“身体又不好,一大早起来就坐在这里翻翻翻、写写写,他气管炎严重得很。”面对老伴急切的关心,费老像个孩子一样笑着挥手叫老伴忙自己的去。“党史研究哪有干得完的活儿,把馆里的活儿搬到家头来做,我才会好得快。”

  “也有想过休息了,工作交给年轻人去做,和老伴一起过点清闲日子,不过手里的工作没完没了。我自己最清楚,其实是自己几十年早已习惯,早就停不下来了。”对于自己对遵义会议纪念馆的情怀,费老坦言,没有纪念馆这个平台,没有党中央的有关政策,也成就不了他的今天。正因为如此,他几十年来的心血之作才得以发表,也才让更多人了解了那段红色的长征文化。

  当年自己因出版《长征日志》缺钱,纪念馆得知后二话不说给予了最大支持,帮助费老完成出书,这些事情他仍记忆犹新。一辈子与纪念馆结下的情,说也说不完。说到对自己的研究是否还有遗憾时,费老思量了许久:“以往的研究虽谈不上完美,但至少我尽力已让它完满。”

庭堂书香不只是一个单位同学的漂亮妈妈王艳 费侃如:生命不息,追寻不止_对于原副馆长费侃如老先生而言关于思念家乡的散文遵义会议纪念馆感动的事情。

上一篇:兄弟是什么 费侃如 生命不息 追寻不止

下一篇:没有了

唯有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