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晋江文学城作品库

荷包网、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领悟 >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人生领悟      文章编辑:庭堂书香

  漫步盘锦市街头,会看到很多特色名称:“石油大街”、“油气兰州抻面”、“石化小区”。

  走进商场,有“机关食堂”,里面是“作业水吧”、“钻井烤鱼片”、“测采宋嫂面条”、“物探赵大嫂蒸菜”……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盘锦街头的拉面店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东北新闻网这样介绍盘锦:辽宁省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城市。1984年6月建市,是全国首批36个率先进入小康的城市之一,全国第三大油田——辽河油田也在这里。

  油田在盘锦,像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

  以向海大道为界,东边是油田人聚集区,西边被称为“地方”。

  向海大道以西,是市中心医院,以东,是辽河油田总医院;向海大道以西,有盘锦市高中,以东,有辽河油田第一高中。

  油田有自己的供水公司、电力公司、消防支队、疗养院、报社,在1984—2004年间,还有辽河油田公安局、辽宁省辽河油田人民检察院辽河油田分院、辽河油田中级人民法院。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街道名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消防队

  河北小伙陈旻浩(化名)2013年从北京中国石油大学毕业后来到盘锦,觉得盘锦小得就像一个四合院。

  他不明白,一个四合院,怎么还分两拨人,还互不待见。当地人介绍对象,先问:你是油田人,还是“地方”人?

  “地方男生要追油田的女生,真的很难。”家里四代都是油田人的宋佳琪(化名),坦言自己作为油田子弟“很自傲”。

  宋佳琪2016年回到盘锦时,已经没机会进油田了。

  她去了“地方”机关单位工作,担心如果以后一直在市里工作,以后就是‘地方人’了。

  越来越多的油田子弟选择离乡。毕业于人民大学的华原(化名)选择去上海工作,他觉得盘锦就像一个驿站。

  “东北富裕,东北人花钱都大手大脚”

  宋佳琪出生于1993年。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全家除了舅妈,都在油田工作。

  爷爷是吉林人,年轻时当兵,被派到辽宁后认识了奶奶。姥姥祖籍甘肃,她父亲在甘肃玉门油田工作,后被派到黑龙江、湖南、湖北,1982年举家迁到盘锦辽河油田。

  根据《中国石油辽河油田组织史资料》记载:1967年3月,石油工业部批准大庆石油会战指挥部成立大庆六七三厂,揭开了辽河油田开发建设的序幕。

  1970年4月,石油部根据辽河石油勘探指挥部的勘探开发需要,从大庆、大港、长庆、胜利、江汉、新疆等油田调入职工及接受大批转业军人,投入勘探开发建设。截至1995年,辽河局合同制员工有127486名。2013年12月,在册员工9.65万人。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辽油一高后面,抽油机正在作业。

  河北小伙陈旻浩就是其中之一。他2013年从北京中国石油大学毕业,来到盘锦工作。

  之所以选择辽河油田,是因为家乡的华北油田当年不招人,效益也没有辽河油田好。

  此前他对东北的了解基于电视剧:东北富裕,东北人花钱都大手大脚。此外,他知道东北是“共和国长子”——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全国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中,52个项目被部署在东北。

  带着对东北仅有的一点了解,陈旻浩来到了盘锦。和他一起被录取的,还有为数不多的外地同事。其余多数是辽河油田子弟。

  “觉得你是资源型城市,就跟山西的煤老板一样”

  油田子弟们在盘锦,自带光环。

  宋佳琪从小就读于油田学校,周围都是油田子弟,她基本没出过油田的活动范围。妈妈告诉她:“地方”坏人多。

  “小的时候,你打眼儿一瞅穿的衣服,70%左右就能分辨出油田和‘地方’的孩子。” 宋佳琪告诉澎湃新闻,她从小的印象就是,油田条件比“地方”好。

  华原上初中后,家里才搬到兴隆台区,那是辽河油田机关总部所在地。他虽是油田子弟,但父母所属采油厂。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采油厂之一

  小孩子们大体被分成三类:油田小孩,采油厂小孩,“地方”小孩。

  华原刚上油田初中时,不认识学校里的同学。那些同学都是油田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没人和华原玩。

  老师也会问同学们来自哪个小学。小学名一报,孩子们就能自动归类。

惬意的生活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油田小学

  油田子弟徐宁玮(化名)上初中后,明显感到老师区别对待油田子弟和“地方”孩子。比如上课不提问“地方”孩子,课后辅导也不找“地方”孩子。

  家长们对“地方”老师也区别对待。华原记得初一班主任是“地方”的,妈妈知道后反应很强烈,说“地方”老师素质都很差,肯定教不好,要给他调班。

  他明明记得,高中英语老师也是“地方”老师,教得很好。

  上大学后,油田子弟在全国各地的同龄人眼里,更是特别。

  徐宁玮就读于广东的大学,身边同学听说他家乡有油田,“觉得你是资源型城市,就跟山西的煤老板一样”。

  工作以后,宋佳琪去“地方”机关单位上班,发现同事介绍她会加一句“她父母都是油田的”。

  宋佳琪认识了很多“地方”朋友,很难融入,觉得油田孩子生活在蜜罐里,比较单纯。

  “油田保障好,我们不需要考虑怎么挣钱买房子,怎么赡养父母这些。‘地方’孩子圆滑、处事有自己的一套。”

  有一天,她突然想到,如果一直在市里工作,找一个人(结婚),以后自己是不是就属于“地方”了?

  她妈说是。宋佳琪有一种恍惚感:“我要成为地方人了”,商量她妈以后孩子能不能挂在他俩名下,上油田学校。

  宋佳琪印象中,朋友们读书返乡后,找工作第一顺位一定是考油田。她听妈妈说早些年,油田子女可以直接进油田。

  这一说法在《中国石油辽河油田组织史资料》中得到印证:1995年10月,辽河局印发了《辽河石油勘探局职工待业子女市场化就业暂行规定》,当年录用1090名待业子女上岗就业。

  这几年,油田招聘开始紧缩。油田子弟的光环慢慢褪去。

  “上千个人争夺几个名额,进油田要花40万‘打点’”

  张博旗(化名)和方树(化名)2008年读大学,他们和大批油田子弟一样,报考时听从父母意见,选了石油类专业。

  张博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08年全国石油行业是顶峰期。如果孩子成绩不是好到可以报清华北大人大,大多数家长希望孩子报石油院校,毕业回来,衣食无忧。

  他报考了北京的中国石油大学,学石油工程,导师颇有名气。“2012年大学毕业时,中石油、中海油这些单位来招人,基本上有多少人就签多少。”

  方树就读于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学习资源勘探工程。2012年毕业时,他已经隐隐感受到石油行业在走下坡路。

  此前,辽河油田对油田子弟有招工考试,2012年取消了。另外,各大油田招收油田子弟,开始设定硬性要求:不能挂科,要过英语四级。

庭堂书香走进商炽獾纳 辽河油田子弟的“去”与“留”:东北是不是我的家?_会看到很多特色名称:“石油大街”、“油气兰州抻面”、“石化小区”短篇言情漫步盘锦市街头励志短篇文章。
唯有魔力